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资源在线 >> 学生作品 >> 内容

风筝与线

时间:2015-4-19 12:33:3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我是一只风筝,母亲牵着线。 从呱呱坠地起,母亲便轻柔而耐心地拉动手中的线。我在母亲的牵引下,摇摇晃晃地升高着,升高着。头顶是高远的天空,澄澈得如一块蓝宝石般美丽。 母亲教我如何走路:高高的台阶前,年幼...
 我是一只风筝,母亲牵着线。     从呱呱坠地起,母亲便轻柔而耐心地拉动手中的线。我在母亲的牵引下,摇摇晃晃地升高着,升高着。头顶是高远的天空,澄澈得如一块蓝宝石般美丽。     母亲教我如何走路:高高的台阶前,年幼的我犹豫着不敢迈出步伐,加油,宝宝最棒了!来,一——————”妈妈含笑的眸子盛满温柔与鼓励,我笨拙而努力地抬起腿,跨上台阶,妈妈将我向上轻轻一拉,我的另一只脚便越过这高峻天堑,稳稳落在了台阶上。喜悦如一块奶糖,在我年幼的心悄然融化;而比我更高兴的,是母亲,喜悦和幸福像花儿一样,盛放在她眼里、笑里、心里。     母亲教我如何用筷子,教我如何写字……她是我最初的、教给我最基本技能、知识的启蒙老师。当我响亮、流利地背出人之初,性本善而受到别人夸奖时,最欣慰的是她,最骄傲的也是她。她总是在将手中的线放长、放长,想让我飞得更高、更高。我在空中稳稳地、高高地飞,母亲在地上舒心地、幸福地笑。风筝线,承载着母亲对我的信任与期待。     风将我吹得愈来愈高,我距离天空愈来愈近。然而,风也有停的时候。风骤然消失,我便摇摇欲坠。线那头的母亲看在眼、急在心,于是,她开始奔跑。     我从小体质不好,三天两头感冒,一到换季哮喘便发作。每每我咳嗽得满脸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时,在一旁比我更难受的,是母亲。晚上,当我咳得无法入睡时,母亲便会来到我身边,轻轻拍打着我的背,月光如水,我总在母亲的注视下,在混着皎洁月色的未醺花香中安然入睡。一向节俭的母亲,对于针对我病情价格昂贵的特效药,花钱却果断而坚决。她常不知从哪找来各种治哮喘的偏方:雪梨切碎了和冰糖煮啊,白萝卜挖洞在里面放桂花和蜂蜜蒸啊……花样百出,千奇百怪。而母亲,逐个尝试,似乎乐此不疲。      母亲在无风时那样奋力地奔跑,手被锋利的线割破了也不管不顾,只希望通过手中的线,将我拉回天空,重新自在翱翔。那是母亲最大心愿。风筝线,寄托着母亲对我的关心与深深的爱。     我愈飞愈高,愈飞愈高。渐渐地,我对母亲终日扯着的线不满起来。我认为线束缚了我的自由,阻碍了我的飞翔。线将我捆绑得太紧了。我要挣脱它。     随着年岁增长,我开始腻烦于母亲的整日唠叨。我开始将母亲嘱咐的话置之脑后,我将母亲询问的话当耳边呼啸而过的风,我对于母亲给出的建议提出种种反驳,我对于母亲的质疑给予嘲笑:你不懂我!然而,一日,从母亲虚掩着的门前,我听到母亲正与谁在电话中交谈。母亲说:嗯……她现在有些不听我话了。长大了啊……有自己看法是好事。我管着她是希望她可以少走弯路……我在门外听得愣住了。心,被濡湿了,是花蕊中的一滴露。愧疚、自责、感激一点一点漫上心头。母亲怎会不懂我呢?时时刻刻有一根细长的线将我与她紧密相连呢。     我明白了。母亲之所以牵着我这风筝的线,全是为了让我更高、更稳、更好地飞翔!风筝线,联系着母亲一颗火热的心啊。     或许我终有一天会拥抱属于自己的天空,而总有一根线将我与母亲紧密相连。无论我飞得多高、多远,我的心,永远连着母亲的心,母亲的的心,也永远连着我的心。     我是一只风筝,母亲牵着线。线的这头,是令母亲骄傲欣慰的风筝;线的那头,是努力飞翔风筝的永远温馨的港湾。
作者: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第四中学 九(8)班 马璐瑶 来源:原创
  • © Copyright 2001-2018 泰州市姜堰区第四中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地址: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古田路2号 电话:0523-88241234 苏ICP备12015629号
  • 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 | 湘潭痈陡家具有限公司